人體奧妙巡迴展

人體奧妙巡迴展

今天跟同學和朋友們跑去錢櫃唱歌~^^ 本來是想準備星期三的報告,不過昨天想了想,跟朋友們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面了,老是想要等到把事情做完再出去晃的想法似乎不太實際,畢竟我是很會拖的人,事情根本沒有做完的一天… >_< 因此還是決定去囉~

早上起床時已經睡過頭了,因為昨天兩點多才睡,七點起床真是好難過,有人頭痛我也不能怪他。晚睡…一方面是在看看有什麼歌可以唱的,另一方面…是在找找看附近有什麼景點,這樣我就可以早一點去台北,然後先去晃晃拍拍照~自己去當然不是說朋友礙事,只是找到的地方不是公園就是大學,或是朋友早就去過很多次的地方了,不好意思叫他們陪我去晃這些地方… 找啊找的,沒找到什麼特別想去的景點,倒是看到了一個媽媽級網友dihlie的旅遊日記~雖然她照片的取景喜好跟我不一樣,但是因為她去過的地方還不少,所以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在看每個地方有什麼東西囉~

唱歌的時候還蠻愉快的。大家點的歌旋律都不錯,聽起來很舒服,尤其是一開始梁靜茹的「不想睡」朋友們唱得真是好聽~^^ 上次很少唱的同學居然這次也唱了好多首歌,看來是不想再當分母了 😛 只是自己唱一唱覺得音調好平,都沒麼起伏,好糟 -_-

唱完歌後,我們跑到一間叫肥田屋的店去吃飯。聽說那裡的招牌菜是鰻魚飯,不過不曉得是我太挑了,還是我太不挑了所以分不出來,只是覺得好像沒有特別好吃… 不過算了,反正我很少覺得哪家店的菜很好吃的~在新竹兩年了,也只有覺得三媽臭臭鍋還不錯 😛

吃完飯後,正好在路上看到人體展的廣告,就想和朋友一起去科學教育館看看。不過這時另外兩個人說有事不去,後來才知道是跑掉甜蜜去了 😛 到了科教館,哇~人還真是有夠多,排隊的人繞了整館快一圈…不過這只是在排坐電梯而已。好不容易坐到電梯到了展覽的七樓後,又排一次,真不曉得為什麼要這樣安排~明明旁邊就有個電扶梯可以到七樓,為什麼一定要排隊坐電梯咧?-_- 結果從三點到達科教館,一直到快五點才買到票… -_-

買票的時候又鬧了點小烏龍~ 因為朋友沒有帶學生證,所以我先問售票員能不能用我的學生證買兩張學生票,因為全票比學生票貴了足足八十元。他問我們是不是都是學生,這時我想說朋友已經畢業了在實習,應該不是學生了,就跟他說「不是~」這就是錯誤的開始…
這時候我只覺得可惜不能兩張票都便宜一點,沒注意到旁邊朋友的反應…錯誤一。
然後我就說「那我要一張學生票一張全票」,朋友這時說「我還是學生啊」,我沒聽懂她的意思,後來才記起她還是實習生…錯誤二。
而我弄懂之後沒有馬上回去更正…錯誤三。
後果倒也不用多說… 嗚嗚我會還的… 不要再釘我的草人了… >_<

展覽館裡面展出了很多人體的器官骨骼肌肉組織,還有一些胚胎的標本。雖然號稱是真人解剖而成的,不過在經過它們的處理後,其實看起來還比較像保健室的人體模型,沒有什麼可怕的感覺。印象比較深的是吸煙的人的肺臟還真是糟糕,整個變黑的。不過煤礦工人的肺臟更是黑得可怕。看了看感覺展覽的說明不夠清楚,像是裡面擺了好幾個人體的標本,雖然旁邊有一些說明,不過還是不太能理解要表達的意思,尤其是一直看到人體擺出不同的動作時,似乎有些為了展覽而做的感覺。朋友倒是看得很認真,很仔細地看每個展出的標本~(應該不是想把我做成那樣吧-_-)

看完展覽時都快七點了,站了這麼久還真是累,看到出口處有留言簿,當然要給它投訴一下 ^^/。翻看看其他人寫的意見,還真是千奇百怪,有人說很有意義,有人說很無聊,還有人說好殘忍~請不要殺人… 真是怪人一堆 -_- 我寫下了說明不夠清楚和沒有休息的地方這兩個意見,不曉得他們究竟會不會看 ~_~

吃完涮涮鍋後我們就分別回家囉~朋友說要還上次欠的一頓飯所以她請客~本來有人請客我會很高興的,只是朋友還是不要我拿那八十元給她 -_- 然後朋友去付帳時,那個女服務員看了看她,轉過頭瞪我… 她一定是覺得我怎麼叫女生出錢… -_-

就寫到這裡吧~雖然有些累,但是出來晃晃還是蠻愉快的~^^

(本頁面已被瀏覽過 67 次)

3 thoughts on “人體奧妙巡迴展

  1. 前略
    排隊腳已經站得超痠了~逛展覽時~雖然蠻有價值~不過因為都沒有椅子供休息~所以腳就更痠了(到時跟展覽裡面的關節炎一樣….)
    其實因為解說不夠詳細(只有一紙大略解說)~所以看了覺得重複性蠻高~但是還是很不錯啦~只是覺得處理過的人體~和臘肉啊~肉攤上的那些肉品實在很像…最特別的還是看嬰兒胚胎吧…有一個七週的~嬰兒只有小拇指指甲大吧~不過已經看得到表情了(表情像在奸笑=_=b)~人體還真是神秘啊…
    後略

  2. 二零一五年新年伊始,「天府之國」成都市卻舉辦著一場為期三個月的特殊展覽,聲稱「生命奧秘–人體世界科普展覽」,展品全都是用人的屍體制成的標本,又叫「塑化人」,展覽主辦方是中國解剖學會和大連金石灘生命奧秘博物館,票價為成人六十元、兒童三十元。
    此次展會上發生了這樣一幕:一位知情者問一個女宣傳員:「這個展覽的老闆是隋鴻錦嗎?」對方答:「是。你咋知道啊?」這時宣傳員身旁一人跟她耳語了幾句,該宣傳員趕緊閉口不再理睬問話者,並很快離開了。那麼,舉辦者為何如此忌諱提「隋鴻錦」這個名字呢?
    標本背後的故事
    塑化技術的發明人,是鞏特爾•馮•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一九四二年出生。他十四歲時就在叔叔的農場解剖了一頭小牛,一九七七年,他發明了「人體塑化」技術,一九九三年成立了海德堡生物塑化研究所開始人體標本製作。近二十年來,哈根斯一直戴著頂黑帽子,他表示「我的自我認知一直與這頂黑色帽子有關。」
    一九九九年,哈根斯的學生–大連醫科大學教師隋鴻錦登上了罪惡的舞台。經他牽線搭橋,哈根斯把人體工廠搬到了中國大連。大連公司運營後,哈根斯人體標本的製作規模達到了高峰,用他自己的話說,「(大連)公司的年利潤,已佔總公司利潤的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
    而隋鴻錦則於二零零零年被大連醫科大學破格提升為教授。二零零二年六月,隋鴻錦成立了「大連鴻峰生物有限公司」,做起了同樣的屍體生意,成為哈根斯的強勁對手,倆人都急劇暴富。
    據《新京報》稱,哈根斯的網店裏,一具完整的人體標本賣到了六萬九千六百一十五歐元(約合人民幣七十萬元)。隋鴻錦販賣人體器官的價格亦不菲,資料顯示,「肺胸膜體表投影(成屍)要價二十一萬多,全身神經離體概觀(童屍)要價一點六萬元……;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其公司以二千五百萬美元的價錢賣給美國第一展覽公司二十二具屍體和二百六十多個器官。
    師徒倆分食屍體暴利的局面維持了幾年後,在國際社會調查屍體來源的壓力下,哈根斯於二零零七年關閉了中國工廠,並「眼淚汪汪地告訴媒體,他單方焚毀了所有中國人標本,代之以合法捐獻給科學的白人屍體。」而有黑惡本土背景的隋鴻錦二零零八年在遼寧旅順建立了生命奧秘展覽館,二零一一年遷至大連金石灘旅遊度假區。憑借人體標本展覽和屍體販賣,隋鴻錦成為了擁有三家公司的億萬富商。
    由此可見隋鴻錦對於中國蓬勃發展的人體塑化產業起到的關鍵作用。因與中共權勢曖昧勾結、孜孜從事這一罪惡事業,他最終得以名利雙收,但這,也正是成都展的承辦方不敢磊落坦蕩提及他昭著臭名的根本原因。
    屍體來源之謎
    人體展的原材料是人的屍體,經採用塑化技術進行固定、脫水、滲透和硬化。該技術要求屍體新鮮,需在人死亡後四十八小時內進行處理。據一份機密報告顯示:從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二零零二年一月中旬,短短兩個月共有「一百六十具全屍」進入哈根斯公司倉庫。人們不禁要問:如此大量充足的新鮮屍體,到底來自哪裏?
    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訴中外媒體記者選擇大連的種種理由,其中包括政府支持、享受優惠政策,尤其是,「有充足的屍體來源」!他說,「正是由於中國的屍體來源充足,用於製作塑化標本的化學原料及設備費用低於國外二、三倍。」而英國《衛報》二零零四年報導,哈根斯大連塑化工廠附近有三所勞改營關押著大批法輪功學員。
    無獨有偶,隋鴻錦的鴻峰公司在國際社會調查的壓力下,曾在官方網站刊登了一條免責聲明,聲明那些「中國公民的屍體來自於中國大連警方」!美國廣播公司ABC News記者在調查隋鴻錦的大連屍體加工廠之後,也披露同樣的消息:那裏存儲的屍體大都由中國公安提供。
    所有關於屍源的各種信息最後都指向了同一個對象:中共掌控的當地政府。不難發現,那段時間正是剛被判處無期徒刑的薄熙來,分別出任大連市政府及遼寧省政府正職的時間。
    薄熙來在任職大連市長期間,主動接管二零零三年前到北京上訪被抓後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並在大連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他一路踩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進入遼寧省委,被提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這期間他投資十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建,並讓那裏成為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最猖獗的地方。
    魔鬼罪惡:按需殺人取器官
    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隨著打壓的升級,前往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出現這樣的現象:大量不報姓名的學員被成批發送到東北,最終去向不明。
    一位親歷者這樣寫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和同修去北京後被關押到海澱區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元旦凌晨,我們被劫持到客車上,五十人一輛往東北運送,盤旋的山路上,清一色的大白客車,一輛接一輛,看不到頭尾。路上聽到警察給其家人打電話時講「去哪兒不讓說,保密。反正是往東北去……」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開始曝光。自此,「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對中國大陸涉嫌單位及個人進行了全面追查取證,並分批公布了八百六十五家涉嫌活摘的醫療單位共九千五百名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
    調查顯示:中國大陸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和移植數量在一九九九年後急劇暴增,涉嫌參與活摘移植的醫療單位遍布全國二十二個省、五個自治區、四個直轄市及二百一十七個地級市。深涉其中的不僅包括軍隊各級醫院,地方醫院也多如牛毛,參與其中的甚至有為數不少的不夠資質不具備移植手術條件的縣級醫院、中醫院、婦幼醫院、專科醫院及法醫院。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一位中國醫生的妻子安妮逃到美國,她指證:在遼寧省蘇家屯血栓中西醫醫院,從二零零一年底到二零零三年十月期間,她丈夫親手摘取了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並摘取了他們的器官,且都是在他們還活著時摘取的。
    之後,瀋陽軍區一位老軍醫揭露:「中共已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不再被當作人類,被當作生產原料和商品。」他指出,中共軍方直接參與了器官盜賣勾當,僅他本人經手的偽造自願捐獻器官資料就超過六萬份。
    老軍醫多次投書海外媒體揭露:「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來源,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多幾倍:如果官方公開數是一年三萬例,那麼實際數量是十一萬例……中國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後一直佔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數據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份。」
    全國器官移植醫院不論大小,都普遍表示有充足、年輕體健的高質量活供體器官,並且移植器官熱缺血時間絕大多數都超短;其論文對「供體」描述也多為「無肝炎、無脂肪肝、無惡性腫瘤及慢性病」、「無長期用藥史」、「無酗酒史」的「猝死青壯年」。甚至當「追查國際」調查員電話諮詢能否提供煉法輪功人員的健康器官時,包括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移植中心在內的醫院直言坦承「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結合之前公布的原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白書忠的供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追查國際」指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是由江氏直接下令並操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自此,中共如此殘暴的反人類罪行才被全球周知。(關於活摘調查情況,請參看《無聲的證人》等資料)
    世界的反應
    人體展覽在全球各地展出時,無不引起抵制抗議。被擺成各種姿勢的屍體營造出的陰森鬼氣,令人毛骨悚然,有些市民經受不了如此的悖逆人道而現場暈厥。有的國家因人體展覽「侵犯了人類尊嚴」而被禁止,有的要求其鋸掉標本,一些宗教信仰者燒毀了其標本,一名倫敦大學講師將展品砸了個粉碎……
    參觀成都展覽的人們,當你們看著那一具具活著時與自己一樣的人、死後遺體卻被各種處理並公開展覽售票牟利,不知是甚麼感受和心情?
    你們可知道,這展覽的背後包藏著怎樣慘絕人寰的罪惡?可知道那一具具屍體,都在無聲傾訴著各自怎樣的生前死後遭遇?你們可曾想過,也許其中某一具人體標本,正是您一位失蹤已久的故人?!您可知道,您正在見證一場史無前例、滅絕人性的驚天罪惡?!
    這些處理後的人體標本,依然會保留著原始樣本的大部份特徵,甚至可以在顯微鏡下顯示人體細胞的本來面貌。我們相信,終有一天,這些沉默的固定標本,將成為指證在當今中國發生的、大規模反人類滔天罪惡的事實鐵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