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訂婚

哥哥的訂婚

今天蠻烏龍的,因為睡過頭,錯過了哥的訂婚儀式… 真是愚蠢,跟去年錯過禪訓營一模一樣的情形,不過那時我是不太想去,而這次是應該要去的。追查事故原因,昨晚九點多我就昏迷了,半夜醒來又不想睡了,就摸東摸西、看電視、收收信,再睡的時候已經三點多了。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而我原本預計六點起床,然後坐電車到內壢,我姐八點會載我到大溪的女方家裡。這下可好,八點了我還在中和家裡。最後協調結果是我姐他們要先去女方那邊,不然會趕不上九點的訂婚,我就自己坐電車下去囉。

到大溪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訂婚儀式已經結束了,真慘,好像我是專門來吃請客的。不過姐夫幫我擔起拍照的工作(拍訂婚儀式中的一些畫面作紀念,不是專業攝影的),所以其實沒什麼影響。在訂婚喜宴的會場翻著哥和未來大嫂的婚紗照,拍得蠻不錯的,只是翻久了突然有點覺得照片中的人不太像是哥哥,姐也這麼說,真是奇怪。這就好像有時一直盯著某一個字看,會覺得這字不像字了。我注意到來參加訂婚喜宴的人都可以拿到一個餅乾禮盒,記得結婚的時候是不會發的,也就是說同樣要給禮金,參加訂婚筵席的比較划算… 心機好重,我好像越來越惡劣了,像晚上要過馬路時,有台車超兇的從狹窄的機車道很快的開過來,看到我在路上也不減速,我就很不高興,稍微退後讓那台車從前面擦過去,伸出手上的鑰匙就想去刮這白目的車… 沒刮到真是可惜,啊不是,事實上我有點吃驚我已經把手伸出去了,以前只是想想而已。雖然這傢伙確實該被刮或是撞到河裡淹死,不過我也該反省一下為什麼修養變這麼差了…

(本頁面已被瀏覽過 5 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